相关文章

合肥两大水水源保护区内首批村民昨起搬迁(图)

来源网址:

合肥两大水水源保护区内首批村民昨起搬迁(图)

虽然守着水库,但他们喝的用的都是井水。

搬迁前,郑全应一家在老屋前合影。

带着幸福的回忆,一户居民正在搬迁。

“快来,都喊来。”昨天上午,村口的推土机正轰轰作响,郑全应在家门口的树下招呼着儿孙;十分钟后,33口人的家庭聚集了17人,十几台相机的快门声响成一片。“要走了,舍不得。”在老房子前留个影,这个村里唯一四世同堂的家庭,此前没有一张全家福。

昨天,合肥两大水库水源保护区内第一批村民开始搬迁,大杨镇草塘社居委郑郢村,171户共389人开启了号称“合肥三峡移民”的序幕。

 唯一的“全家福”

郑郢村搬迁就在今天,有人坐在门口抽烟、有人捧着西瓜和甜枣吆喝大家来尝、有人在给孩子喂奶、有人已开起炉灶、杀了土鸡准备午饭了。他们各自默默品尝着故土难离的五味杂陈。

郑全应和老伴坐在平房里,翻看着郑氏宗谱。郑全应说,“我的名字在这里,241页。 ”有记者提议给老人拍张全家福,这是村里唯一四世同堂的大家庭,上至80多岁的太爷,下至9个月的重孙。 “原来哪有过这么多家里人一起拍照啊。 ”这是第一张,也是告别家园的留念。

结婚照与破水桶

常言道:破家值万贯。看家家户户拾掇的东西,用了几十年的木箱子、条桌多的是,越是有历史的家当越是各家最珍惜的宝贝。

60年前结婚时的两张木床,表面已坑坑洼洼,“搬家就用新的吧。 ”对孩子的建议,郑全应一口回绝,连同两个老木箱和一张写字桌,一个都不落的带走。

50米远处,26岁的郑健把结婚照搬上卡车,没放好、摔了,边框碎了。郑健妈看到了,比谁都心疼,“这孩子,照片咋能放的那么高? ”卡车上,郑健爸正整理着家当,红床垫、红被罩、五张结婚照、几大捧色彩鲜艳的干花很是醒目。卡车边,妈妈喊来收购废品的工人,卖掉了两个铁凳子、四个破水桶,“等等,水桶还是留一个吧,也算家里的古董了。 ”

平常瞧着不起眼的东西,如今件件都不舍得丢下。

至今没用上自来水

守着全合肥的“大水缸”,300多号人至今无人用上自来水,各家院子里的一眼井、一口水缸就是珍贵的水源。

西边的董铺水库,是天然的后花园。沈家乐指着家门南边的一大片芦苇地,“这地六年前荒废了,原来种水稻,我们就从水库里打了水浇灌。虽然紧邻‘大水缸’,至今我们也没用上自来水。”她的婆婆正在后院忙着洗涮,用泵将井水压上来再接水管冲洗;被单、床单晒满了院内的晾衣绳。

这次搬迁只是开始,董大水库边72.3244平方公里的家园,9778户、30511人带着感谢和祝福、遗憾与抱歉,带着失去的和拥有的,陆续挥手告别家园;村庄搬迁之后,水源保护地将全部种上涵养林,所以,他们也将是最后的村民。(傅长宏 葛传红 张沛/文 卓也/摄)